李文亮传

2020.02.23 请收藏本站地址:feifeifilm.net

文/飞飞

李文亮,辽宁锦州人,此地自古为幽州重地,冀北严疆。少时,文亮虽生身寒门不坠青云之志,得师长欣喜;不喜人情世故,遂立志负笈南方。将及弱冠,金榜题名,入国立武汉大学,修杏林悬壶之术。 长江之滨,洛珈山下,悬梁刺股,七年乃成医者仁心。遂执业厦门,后返鄂,知行合一,明目之技日益精进。及至而立,立家立德,惠人多矣。 己亥岁末,亮接诊之院得患报,极类“非典”,遂告于同窗,警其症,慎言行。顷之,泄于网。夜半,院监察科质之,诉其失。越三日,惩鄂疫大话者乃八人,亮于其中。戒社会勿传疾疫云。后,命亮勿传谣,令署训诫书。亮曰:知矣。 遂回院接诊,执业中为病患所染。旋发热干咳,症显卧床,确为流行肺炎矣。媒体访之,亮曰: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,待好转,战一线。 时楚疫已虐待矣,廷公开议之,有院士名南山者,乃医界翘楚也,语国人曰:此似“非典”,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也,可人人相传,已有多名医者中招,敢不慎欤! 举国惶然,顷刻,处处禁足,人人蒙面,口罩脱销,家中渡劫。五湖之滨,城镇封闭;五湖之内,乡村阻隔。然稍迟,五百万春运迁徙大军始于九省之通衢,散于华夏之大地,浩浩汤汤,庚子新春佳节,遂成传播之势于天下,海外亦不能脱。 然新冠病毒羽翼已成,灭之难矣。举全国之力,借科技之能,倾中西之技,仍呈僵持之态。至此,世人方知文亮示警之功,被训诫之冤,誉之为“吹哨人”。此时,文亮正挣扎于病榻。有访员相询,文亮曰:社会欲健康,不宜唯一声,上下通达,此可取也。 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枕戈待旦,与子偕行。“亮者”千万破釜沉舟,舍生忘死。举国上下同仇敌忾,鏖战疾魔。 然亮病情转重,危在旦夕,命悬一线。网民皆唏嘘泪目,一夜数惊。数万网民通宵达旦,冀诚心祷告之,望亮转危为安。然万众用尽移山心力,仍难留亮。元宵夜前,文亮逝矣。佳节不在月难圆,其妻有孕,以封城故,始终不得归汉探视。众人叹曰:新冠病毒未灭,“吹哨之人”已逝,悲夫! 有悲泣者示有司告诫书于网上,训诫书曰:若不思悔改,及至违法,必有严惩,知乎?亮答:明白!叹曰:白者,黑兮?黑者,白乎?亮乃英雄乎?非也。你我他而已。 吾叹曰: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;天道不义,为众人抱薪者常常冻毙于风;情深不寿,为真相开路者常常困厄于荆棘。 痛定思痛,伏案读鲁迅。讯悲观,观其书,曰国民之劣性无可救也。吾不甚同,华夏文明绵延三千载,国人虽无宗神之信,但长于以史为鉴。数十年,瘟疫复行,此防疫史如万钧之重锤,铭刻上下人心。知耻乃后勇,发奋而图强。正所谓:行路难,行路难,多歧路,今安在。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

阅 6,946
3

这已经是第二次踏上河西走廊。八年前,从武威到张掖,再到酒泉和敦煌,当年汉武帝设下的这四座城市,让钟爱于历史刀光剑影的我流连忘返。河西走廊的众多绿洲,水源是南部祁连山的冰川融水。这里形成了很多自南向北的内陆河。这里,不仅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,更是连接中国草原、西域、高原、中原文明的重要枢纽。